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IDE动态>详细内容

IDE动态

柴跃廷:湘南桂北互联网+乡村振兴与区域融合发展的构想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6-26 15:26:00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6月21日8:30-17:30,湘南桂北发展论坛首届峰会“湘南桂北互联网+乡村振兴与区域融合发展研讨会”在桂林旅游学院举行。论坛由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组成,上午的会议议程包括开幕式、主题演讲、主题报告、高峰对话四个环节,下午进行了三个平行分论坛:协调发展分论坛、创新发展分论坛、共享发展分论坛。


湘南桂北互联网+乡村振兴与

区域融合发展的构想

柴跃廷

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系统集成研究所教授、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国家发改委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创建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组组长

(2018年6月21日)

 

乡村振兴与区域融合发展的话题很难讲,因为它涉及到几大命题:一是国家战略,乡村振兴就是一个国家战略;二是同时涉及到新的命题,即精准扶贫,这又是国家的三大战略之一;三 “互联网+”是整个社会经济信息网络发展的大力趋势。这样几个大的命题合起来,难度很大,发展的思路也很少。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领导专家,特别是地方领导,日日夜夜都在思考如何利用信息网络技术,打好精准扶贫的攻坚战,振兴乡村,实现社会经济的融合发展。这不仅是大的命题,而且这些命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因为不在经济社会第一线,有些话说得可能很有道理,但实践起来也许不是那么回事。尽管这样,我还是想借助今天的机会,围绕“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和区域经济发展”的主题说说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当今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现状不容乐观。现今整个社会的大形式,或者整个中国,在振兴乡村、精准扶贫、做高质量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上,某些做法跟时代发展脉络、时代发展趋势不协调,具体表现在大集中、大聚集。中国经济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的发展,诞生了一线的4大城市,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二线城市也在大力发展,全国上下都呈现出一派从村到乡聚集、从乡到镇聚集、从镇到县聚集、从县到市聚集、从市到省聚集、从省到北京聚集的状况。这种聚集的后果使得今天的大城市病越来越严重,包括交通拥堵、空气污染。


我在北京感觉到,科技发达的今天,但是工作压力巨大、幸福指数极低。这究竟是科技带来的后果?还是我们的发展思路出现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引起这种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今天的发展思路和多种路径沿用了以工业化社会方式为主线的一条发展路线。


什么是工业化的社会方式呢?即工业化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后,形成了标准化和规模化,这两个是工业化最主要标志之一。如今我们做事情一是追求大,因为脑袋里有规模化的意识作用;二是整齐化一,北京有步行街,全国各地的省会城市至少都有步行街,北京交通拥堵的情景在全国各地几乎一样都出现,大家都在沿一条标准化的思维方式做事。所以这样一种工业化的社会方式恰恰和信息网络的发展趋势相冲突,这是目前在城市化、在乡村振兴、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


在听过有很多经济学家,包括一系列有极大话语权的经济学家的演讲后发现,工业化的社会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传统经济学家思维方式的导向。比如,一位经济学家在一次重要的学科性会议论坛上说,北京如果和纽约、东京相比的话,在单位空间里实现的经济价值还很低,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全国的优势资源要进一步向一线城市聚集。他的理论依据很充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二线城市未来的标杆就是东京、纽约。


但是东京和纽约是工业化时代留下的遗产,而目前是网络信息时代,所以不能再沿着那个方式继续走别人的路,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所以现状不容乐观,如果按照现在的形势走下去,结果就是局部高度聚集、经济高速发展,而我们的生活极为不幸福。这背后的原因就是在一些传统的经济学家在传统的产业里无视或是忽视了信息网络技术。为什么这些经济学家忽视或无视信息网络技术?在学界有一种悖论,就是做学术的、做研究的总是往原来的研究领域、原来的研究方向、原来的研究成果继续发挥作用,否则就无法生存。


我的观点比较明确,目前的发展思路、发展模式可能在大的信息网络环境上出了问题,那么整个信息技术下的大环境、大趋势、大结局应该是什么呢?整个信息网络技术,包括互联网+、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一大堆新概念、新模式、新技术每天都在产生,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世界会变成一个万户互联的智能时代,这趋势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是万户互联智能的时代,我们经济和社会形态会是什么状况?是否还是今天的状态或是今天有的状态?我个人认为,它既不是现在的状态,也不是今天发达国家大城市的状态,而是一个高度聚合的原始社会状态。这种高度聚合的状态最大的特色就是新的“四化”,即个性化、小型化、分散化、公共化。


个性化。产品及服务随着信息网络时代的发展,会越来越特色化,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通过网络可以定制产品服务,这种趋势和工业发展的大规模化、标准化有一定的偏差。强调个性化并不是无视标准化,而是标准化条件下的个性化、个性化环境下的标准化。


小型化。政府和企业规模将逐渐小型化。有人说,办企业就是要办一个大规模、国际化的企业,怎么会小型化?这里的小型化指企业的物理规模或劳动力规模的小型化,即3人的公司可以做1千亿的买卖,而不是经济学公式算出来的一亿产值需要多少劳动力,这个公式已不实用。因为完全可以通过信息网络的手段调度全省的资源,讲究的是如何调度、如何有效利用。


分散化。这是自底往上聚集的相反模式,这样的发展趋势,不是行政命令,不是个人意志,而是信息网络技术环境下的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如今有一些现象,有些人做了企业大老板,赚了钱,就非常想在农村盖一座小屋,小屋对面有一淌水,回归到过去。那个小屋如今叫别墅,那淌水叫家庭游泳池。如果信息网络技术发展迅速,明年5G来了,或许用不了多少年100G也会到来。通过信息网络远隔千山万水就更近在咫尺,如果是那样一个环境、那样一个条件,还有必要把大量的人力物力聚集到一块吗?显然没有必要性。


今天的年轻人之所以向北京聚集、向省会城市聚集、向大城市聚集,最主要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寻找工作机会,大城市的工作机会一定比小城市的多,但是当信息网络发展到那样的程度,远程办公完全可能,通过信息网络寻找工作机会也完全有可能,就不需要聚集了。聚集的第二个目标是希望生活便利,在山沟里如果操作好,通过手机可以买到任何的产品和服务,也不需要聚集。生活的便利化程度会越来越高,产生聚集的主要动因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公共化。现今公共化已初显端倪,如共享单车、共享房间、共享各种各样的服务和物品,本质就是我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公共化趋势。这种公共化的结果是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


因此,新的“四化”是在信息网络时代下的高度聚合,这种高度聚合指的是信息和资金的高度聚合,物理上是高度分散化的社会形态。发展这种社会形态不能在三五年间将城市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大都市,可能需要三十年、五十年才能形成。但目前发生的事情都在向这个方向发展。所以如果现在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发展路径和这“四化”的趋势相背离的话,有可能不正确。原始社会没有大企业,也没有标准化的商品,大家都是在分散化的自然环境下生存,所以这是我设想的、判断的信息网络作用下社会经济发展的终极状态,我们现在是在终极状态的路上。


围绕这样一个大的发展趋势、大的发展方向,做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经济区域协调发展,就要有一种新的思想、新的思路。很多专家领导都承认这句话,“现今这个伟大的时代,缺的是伟大的思想,不缺伟大的技术”。一旦没有伟大的思想,技术就没用,甚至是反作用。


乡村建设或者是乡村振兴、精准扶贫,乡村事情对中国社会是至关重要的,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重要。因为在回顾中国历史时发现,中国历史凡在鼎盛时期,都是农村最兴旺、最发达,农民安居乐业的时期。我国已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再过几年可能就是第一大经济体,但是我国的农民背井离乡,这与之不协调。这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的?


我认为这是发展过程的问题。我们总的发展方向是对的,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这过程中,我们希望这过程是舒缓的,而不是越来越长的。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非常值得去深入研究,中国特色确实和欧美发达国家完全不一样。按照中国几千年发展的一个前身来看待的话,中国特色走过了不到一百年。


1949年建国,从此中国人们站起来了,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特别是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这是千真万确的。十九大也总结了很多前面的经验教训,以及未来发展的道路规划。


1978年,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中国之所以能富起来,首先开道的是农村。1978年的农村改革,改变了生产关系,把最主要的生产资料土地,将其经济权、所有权和劳动绩效做了一个很好的转换,解放生产力,释放生产关系,带来了经济的大发展。自1978年改革开放40多年来,最关键的一个改革就是农村的联产责任制改革,这种经验要挖到深处,正因为这个伟大的重要的改革带来了中国富。


十九大规定了我们要强起来,强起来已列出很多方面,到2049年左右,我们要实现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按照从建国到富起来的规律,如果最后的强起来能够实现,其中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乡村振兴。如果没有中国的乡村振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一句空话,无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多么发达,因为广大的土地、广大的资源、广大的人口在农村。


谈到农村,大家马上就有一个概念,农村就是要种地,谁规定农村就是要种地呢?农村就不能造飞机吗?农村造飞机,那城市呢?我们还要特别区分农村和城市吗?乡村振兴、农村发展、精准扶贫需要有新的思考,这是重大的历史任务、历史使命,它的重要性不亚于今天伟大的科技进步、科技发明,它需要新时代伟大的思想指引。如果按照这样一种路径建设、发展经济区域,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就是分散化。


分散化布局的网络化数字小镇可能是未来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目标状态。其中注意不要人为去建分散化,如在我的家乡,每家每户补贴2千块钱将房子拆了后到城市分一套楼房,楼房是住进去了,收入却没有,连物业费都交不上。所以真正复兴的美丽乡村或者是乡村振兴的农村是网络化数字小镇的“三生一智慧”,缺一不可,即生产、生态和生活。


为什么要求分散化?因为信息网络技术最大的作用就是把物理上分数的东西罗列在一起。这种网络化的数字小镇规模多大比较合适呢?6万人左右。怎么算出来的呢?比较清华大学的校园,清华大学的校园大致上6万人,清华大学最主要的是除了火葬场外,全部都有,而且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一所幼儿园,6万人的人口恰好能支持一所高中、一所初中、一所小学、一所幼儿园,6万人人口恰好比较对应于目前的乡镇规模。为了实现农村振兴,在张家口,专家组做的大量的工作就是化妆,比如刷墙、贴标语等。


回到我们的主题,湘南桂北区域尤其是以农业为主的这一片区域怎样融合发展?我们要充分利用信息网络技术,充分利用电子商务手段,形成数据化的网络小镇。通过我们的电商平台或者新兴的产业性电商平台把网络化数字小镇的产业和生活,相互的信息流、物流、资金流,充分的协同,最终实现我们的每一个村民公民,主动性、个性化的消费。实现阶段化的流通,阶段化的物流。


这张图整体的概念,我昨天晚上还在思考,今天来了好多地方的地方领导,包括县里、市里的,湘南桂北完全可以做一个示范区,尤其优选若干个乡镇,做网络化的数字小镇,通过向大农科技,它是农产品电子商务的供应商,在平台上把这些资源进行交换,千万不要桂林一个平台、湖南一个平台,这样没什么意义。这样完全可以通过信息网络平台,把大家生产生活生态显露出来,我们可以为它取一个名字“乡村振兴的示范区域”。或是将概念或者重点融入到一体化,把信息网络的技术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融为一体,建立这样一个实验区域,多去沿用。我认为既有可能性,也有可行性,最关键的还是非常有必要。


如今中国大地上有若干的示范区,各种各样的示范区,特别是在和农村、城市相关的,很多示范区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主推房地产,最后形成做房地产的才能赚钱、做其他的产业没有收益的局面,就如现在底层阶级的老百姓没有获得感。我们要克服这样一种趋势,从根上把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和信息网络技术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真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使命的道路。这种探索非常值得,将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乡村振兴改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壮举,在新时代在乡村振兴方面,还没有出现这样新的改革思路、新的做法,这还需靠在座的每位为之努力。


【打印正文】